《最强男司机》第1章 乡亲们我回来啦
已是第一章

第1章 乡亲们我回来啦

发布时间:2017-12-09 04:06:15      字数:2640字

“白石堡,郭家崖,横水沟的……还有没有?上车就走,最后两个座!”

一辆通村客运的中巴车在缓慢移动。

车门处四十好几的中年妇女看似臃肿肥胖,却又能以灵巧的姿势悬挂在车门处,对着县汽车站门前的乘客叫喊吆喝。

陈飞刚从县汽车站出来,正好看到了这滑稽的一幕,嘴角掀起一丝弧度,却又怎么都笑不起来,情绪略显低沉。

直到好半晌,他才反应过来,那大姐喊得正是自家所在的村落。

“郭家崖都通车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油然而生,陈飞又苦涩一笑:“也是,都离开六年了。”

陈飞小跑着冲了过去,大姐低头一看来人:“去白石堡?”

“到郭家崖村。”听到这话,大姐这才侧身让陈飞进去,忙不急得还补充一句:“郭家崖五块五,你这背囊太大,多给两块,这就发车了。”

陈飞脸色平静,‘昂’了一句算是默认,就坐在了最后一排仅剩的两个座位上,将行军包放在身旁。

卖票收钱,车子发动,向着县城外驶去。

白石堡是国家级贫困乡镇,只不过是在十年前,才标立出来的。

因为在百多年前,那里盛产石英矿,开山采石,好不繁荣热闹,一片片山头都是雪花白,白石堡因此而得名。

只不过在后来,石英矿资源匮乏,再也采不出东西来,依托矿业生存的白石堡,几乎在一夜间失了往日里繁荣的颜色,变得萧条贫苦。

一片片白矿山再不是人们眼中能发财致富的宝贝疙瘩,白晃晃的一片坑洼石头山,实在单调的紧。

郭家崖在白石堡的北部,穿山而入,白茫茫的白石山就被青山所替代,那是一片原始森林,未经开发。

曾有人怀疑,白石堡外面的矿山只是郭家崖山峦主脉的分支,那里一定还有高品质的石英矿、乃至水晶,但早在几十年前就有专家给出了否定结果。

陈飞家就在郭家崖,青山绿水的景致,和那白石堡的荒芜,是仙境与荒漠的对比。

“娃儿是当兵退伍回来的?”

身旁,一个中年老汉忍不住好奇和陈飞搭话。

这一车人都是白石堡的人,全乡贫困,兵娃子对他们而言可是稀罕的很,当兵转业是铁饭碗,再不济……

退伍费也是按兵龄来算得,三年兵退伍可是有十万块,若是五年兵,二十万到手。

不过当兵转业是得三级士官才有的待遇,老汉只看陈飞的模样,就知道这是拿退伍费的兵娃子;不过,就算没有铁饭碗,一笔十万多的退伍费也是羡煞旁人的存在。

在白石堡讨个水灵媳妇,不也才三万吗?

然而,老汉有兴趣聊,陈飞是一点兴趣没有,脸都没转一下,就点头:“嗯。”

对此,老汉没点眼力见,继续絮叨:“那可真是苦尽甘来啊,部队发了不少钱吧?唉……呸呸呸,看我这臭嘴,叔没别的意思,就是纯粹好奇。”

这老汉哪里知道,一说到钱,可是戳到陈飞的软肋了。

当兵退伍的确有钱,而且按照他所在的特殊部队来说,不单单给钱,后半生待遇都包圆了。

但问题就在于……

陈飞不是正常退伍,他是因为犯了‘我军优待俘虏’的罪过,杀俘后被惩处出伍的。

退伍费?

别想了!要不是自己身份特殊,军事法庭走一遭都少不了。

这些事儿,陈飞已经不愿去想,侧头摆出一张臭脸,凝视着那老汉:“老子没钱!”

那老汉被陈飞的怒视吓了一跳,半秒后回过神,也不愿意了起来,小声嘀咕着:“嘿,这混崽子,聊两句还怎么滴了?搞得老汉欠你几十块钱似得。”

老汉也只敢嘀咕两句了,陈飞的一双眸子,早把他吓得心肝发颤,他一把老骨头的年纪,真不敢招惹这些年轻娃儿,更何况身边这位还是从部队里出来的。

烈日当空,车外的空气似乎都被太阳炙烤的恍惚了。

车内没有空调,陈飞又是坐的窗边,被阳光直打在身上,闷热难耐。

车子度过白石堡停了半晌,就照直驶入远方的连绵青山。

窗外的景致陡然一变,翠绿延绵,使人心中一片安宁,就连刮进车里的风,也带上了些清凉。

车内人都被这美景所陶醉,也只有陈飞,低着头,摆弄着黑白屏诺基亚上的贪吃蛇。

嗡嗡两声震动……

“玛德!又死了!”

这一句话亢骂,吓得身边的老汉浑身一颤,侧头瞥了一眼陈飞,这就打算离开是非之地,去了前面的空座。

入山后,道路越发颠簸,陈飞的心情也越来越烦乱,有归乡的情怯,也有对前事的恍惚。

直至十几分钟后,一阵喧天的锣鼓声致使陈飞抬头瞩目。

那正是郭家崖村的村口。

村中老少队列整齐,穿红戴花,鼓声敲得震天响,锣镲充满喜意。

“来了来了!过来了!”

队伍前方,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嗓子喊了起来,手指得正是陈飞所在的通村客运。

这一刻,那咚咚锵锵的声音越发齐整,震慑人心。

车内人皆是一片茫然,犹如陈飞一般呆凝,搞不清状况。

可陈飞陡然回转心神。

“等等……”

“他们,他们不会是来迎接我的吧?”

“乡亲们是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的?”

心中惊喜,归乡情怯被一丝丝温情所掩盖。

陈飞陡然大乐:“哈,部队的领导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嘛,退伍费都不给我发齐,也知道心里边理亏,这是提前通知了乡亲们,特别来迎接我返乡,给我送温暖的吧?!”

想到这里,陈飞陡然捞起沉重的行军包,向着车门就冲了过去——

“开门开门,我们村的乡亲们来迎接我了,赶紧开门。”

司机被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茫然间给陈飞开了门,却又忘了车还没停:“喂,别着急,停了车才下。”

可谁知,这话还未落下,他就见那退伍的兵娃子,已然跳下了车。

车速未减,可这兵娃子的身形竟然斜都没斜,助跑两步就站稳了步子。

通村客运在郭家崖村口根本没停,唯一一个到郭家崖的兵娃子直接下车了,他们直接继续驶向郭家崖后的横水沟村。

车子扫起一道尘埃,喷的陈飞灰头土脸,可到了这会儿,他全然没有心思顾及那么多,飞奔似得冲向那迎接自己的队伍。

“乡亲们,乡亲们,我回来啦。”

“谢谢乡亲们,给我送温暖,谢谢,谢谢大家。”

招手,奔跑,呐喊……

陈飞来到近前,那锣鼓声随即静止下来,陈飞双眼蔓延一阵水汽,可他心里清楚,这大喜的日子,咱老爷们……是绝对不能哭的。

“乡……”他正要继续发表自己的感言,可嘴开没长开,方才领头的青年就连忙冲着陈飞挥手——

“走开走开……你谁啊,别在这儿挡道,发疯一边去。”

啊咧?!

陈飞直接凝固在了当场,转眸一看眼下的场面,无数双向自己望来的眸子,竟然都带着鄙夷和诧异,仿佛在说……

这哪来的傻大个?有病吧!

“等等……”

“你们不是,不是来迎接我的?”

这话堪一出口,迎接鼓舞队的人群中就忽然窜出一个中年老汉来。

这老汉二话没说,抬手就揪住了陈飞的耳朵,骂骂咧咧道:“你个混崽子,谁来迎接你啊?赶快跟我上一边去,领导的车子都进不来了。”

老汉正是陈飞的老爹,这一耳朵的功夫,直接将他提溜到了一边,等陈飞站定了身形,才发现身后停了一溜的黑色小轿车。

有乡镇常见的桑塔纳、帕萨特,竟然还有好几辆昂贵的奔驰。

“这……这是……”陈飞到了现在,还未回过神来。

一旁,陈老爹破口大骂:“丢人现眼的玩意儿,村里是来迎接乡镇领导的,后面跟着的是来咱们郭家崖村考察的投资商代表!”

点击右上角“...”-选择“浮窗”按钮后再退出,轻松找到上次阅读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