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面天后》【第一章】整容的女明星
已是第一章

【第一章】整容的女明星

发布时间:2017-12-09 20:03:46      字数:2807字

这个时代,整容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谁都想要一副好皮囊,这无可厚非。

而靠脸吃饭的明星更是如此,为了在娱乐圈里脱颖而出,他们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整容的手法各有不同,最普遍的便是在脸上身上动刀子,这种方式虽然直接而且合法,但痛苦而且容易出问题,还需要定期“修理”,费时费钱,对身体危害也非常大。

人总是贪婪的,为了一劳永逸,为了自己的前程,总有人铤而走险。

我叫刘洋,是个平凡且有些失败的人,按说我是不愿意接触“那些事”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自毕业之后,二叔不但把手底下的小旅馆转让给了我经营,还总是有意无意的让我接触他的工作。

2011年年底,二叔接了一单大生意,这生意的女主角,为了避讳,我暂且叫她明星Z,Z那时候名不见经传,虽然长得不丑,但由于脸型偏方形,一直红不起来,那年,她也不知道跟谁打听到了二叔,便私下里联系说要过来整容。

要知道,二叔所谓整容的方法和那些动刀动化学药品的方法完全不同,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打听到。

而且,凡举这一类术法,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但是至今都很少人用,为什么?就应为十分凶险,而且多半跟道德人伦有悖

我想二叔也知道这些,就是家里确实缺钱,而且还有些别的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这才应承了下来。

他们约的时间定在元旦,而施术的地点就定在二叔转给我的那个旅游区小宾馆里头。Z虽然当时不算太红,但也上过几次电视,演过不少配角,估计是觉得被人看到不太好,所以也是遮遮掩掩的。

那个时候,那个小宾馆早已经被我和我的搭档小安改成了主题酒店和工艺品店,比较文艺小资,确实也好掩人耳目。当晚,二叔让我在店里接洽那个女星,自己去外头准备要用上的材料,那女星那时候带着帽子、口罩和墨镜,如果不是有经纪人陪着,我大概会以为是一变态神经病,都都不敢把她迎进来。

我按照二叔的吩咐把那人安排在一个小单间里住下,大约又过了二十分钟,二叔才从外头回来,手里头还提溜着一个血淋淋的包裹,看着让人慎得慌。

当时二叔的脸色很不好看,就跟我说了句:一会儿我给她做手术,你就跟前台守着,无论出了什么事,都不准放一个人进来,晓得不?

我本来就快让二叔的样子给吓尿了,当然不敢怠慢,只能跟桌后头呆着。

接着,二叔也不立刻进那个小“手术室”,而是莫名其妙的点了盏灯笼,挂在那小房间门口,我还记得当时已经很晚了,旅馆一楼厅里冷清清黑漆漆的,就看着那一盏灯笼忽闪忽闪的,看着就觉得诡异。

索性的是,那天晚上所谓的“手术”过程中,也没有发生什么异状,当然也没有遇到旅游区的警察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搞临检,整个过程,似乎顺顺利利的。

那个女星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依然是戴着口罩墨镜,我自然是没看清楚她的脸有什么变化,但是她经纪人当时真可以说是喜上眉梢,还替那明星对我二叔千恩万谢的,当着我的面把一封大红包塞在我二叔手里,还说了几句话,大概意思就是:这是一点心意,跟一开始谈的价钱无关,算我个人答谢你的。

二叔当时却一点高兴的样子都没有,当场把里头的钱都拿了出来,送还给那个经纪人,自己只留了个空红包,简单的说了四个字:“这是规矩。”

经纪人很尴尬,但也没多说什么,就带着那女星离开了。

我虽然看得一愣一愣的,但当时也没多想,毕竟我们家人都知道,二叔就是这么个神神叨叨的人。

但是如果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或许我也就不用说这个故事了。

那女星走后,二叔让我赶紧回屋睡觉去,晚上不论外头有什么响动都别出来,也别往外看。

我当时心里七上八下的,又是好奇又是害怕,但也深知二叔的脾气,所以乖乖的应承了下来。

那晚回到房间以后,我只觉得到处都凉飕飕的,盖着被子手脚依然冰凉,无论怎么裹怎么捂着都没用,想起来泡个脚却又不敢。

至于那晚上二叔在厅里还坐了什么,又发生过什么别的事没有,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半夜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很低的抽泣声,当然,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心理作用的缘故。

不过,不管怎么说,二叔为女星整容的效果倒算是立竿见影,还没出年关,我就注意到,那位女星就开始在娱乐新闻和电视节目上频频曝光,脸型和五官还被盛赞为是什么黄金比例之类的,看着那些东西我就觉得好笑,这尼玛之前她长得跟锅贴似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说她黄金比例?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大变化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难道媒体都是瞎的吗?

而有几次二叔上店里来,看见我所看的新闻之后,却露出很凝重的神色来,小声嘀咕:“不是让她不要那么高调吗?”

而我则往往说道:“要我说二叔你还是太淳朴了,这种靠脸混日子的明星怎么可能低调得下来?”

二叔则不说话了,只是频频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甚至有点愤怒。

平静的日子大概持续到12年的四月份,也就是那次“整容”手术后的第三个月,我因为一点儿老毛病在市立医院住院——至于是什么毛病就暂时不说了,跟明星这事儿也没多大关系。总之就是因为住院有些无聊,开始看一部那女星主演的脑残穿越古装剧。

那剧的确编的颠覆历史又比较弱智,但据说收视率很高,而且那女星跻身女一号,一看就是要大红大紫的架势。

那天,二叔来医院里看我,我一面看剧一面跟他聊,说这姑娘现在这么火,多半要算是你的功劳吧?二叔一开始还只是似笑非笑,但在镜头里忽然给了女星Z一个脸部特写的时候,二叔“嚯”地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喊了句:“坏了!”

我本来就因为生病脸疼脖子疼的,被二叔这么一吓差点没从病床上摔下去。

二叔当时却疯了似的,根本不管不顾病房里的规章制度,转脸冲着我大声说:“我让这女娃娃别那么贪的,现在倒好了,坏了坏了!我就知道她还得来找咱们,不出一个月!她肯定出事!”

还好当时病房里就我们俩,否则还不知道会闹多大笑话。

但是,二叔说的话我是没敢当疯话或者玩笑来听的,却又根本不敢多问,二叔掏出手机就往外走,还一边嘀咕着“人心不足蛇吞象”什么之类的古话。

我猜二叔是去给女星Z的经纪人打电话去了,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二叔转身回到病房里,把手机摔在病床上,说:“就得瑟吧!看能得瑟多久!”

我实在忍不住了,问二叔:“叔,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二叔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说:“你暂且别想那么多,好好养病,病好了以后,咱们指不定要出一趟远门呢。”

“上哪儿去啊?”我更好奇了。

二叔当时摇了摇头,说:“被多问,等着吧,还有,你那个一起开店的姑娘,口风紧么?别给说漏了。”

说实话,二叔这黑道似的语气直接把我给雷到了,也吓到了,跟我一起开店的那个小安是我一大学同学,女汉子一个,这种人口风能有多紧?但我看着二叔的脸,着实是不敢说小安的不是,只能说:“放心放心,没事儿的,咱们做手术那会儿,她刚好出货去了不是么,我也没跟她多说……”

二叔当时显然还是不太放心的,不过倒没多说什么。

我那次住院住了半个月,而且之所以出院,还是因为那女星果然又找上门来了。

我第二次见到那女星的时候,她的面容憔悴了很多,而且仔细一看,我发现她的样子的确和电视上有些不同。

当时天还比较冷,女星Z围着大围脖,这回进门之后倒是没有戴墨镜和口罩了。

二叔一看见她这幅样子,立刻露出一丝冷笑来,看得我有些不寒而栗。

点击右上角“...”-选择“浮窗”按钮后再退出,轻松找到上次阅读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