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二度暖了心》第一章 狼狈的第一面
已是第一章

第一章 狼狈的第一面

发布时间:2017-12-10 02:05:23      字数:3015字

夏晴仪正穿过写字楼大堂,往电梯间走去,心中默念着:21楼,君意律师事务所。

突然她手臂被大力往后扯,她还没看清抓她那人是谁,脸上就被扇了个巴掌,眼镜被打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这个贱人!仗着年轻跑来勾引我老公!你……”

一个近四十岁的女人看清了她的脸,再次扬起的手停在了空中,后面的话也被噎在了喉咙。

“……你哪位啊?”

夏晴仪完全被打懵了,捂着发烫的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那女人。

大堂里来来往往的人都驻了脚步,围观着这突发的状况。

好像有反转?周围窃窃私语的多了起来。

“这……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认错人了!”

那女人不知所措,手想伸过来摸摸夏晴仪红肿起来的脸。

夏晴仪躲开,眼神戒备地盯着她,她的手就不尴不尬停在了那儿。

“下次想打人的时候看清楚先好不好!毁容了你负责啊?我可以告你侵害我名誉权和故意伤害的知道吗?”

她有些生气,说话也冲冲的。

“真的太对不起了!你千万别告我……这,算是我的一点赔礼,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可以打电话给我,真是太抱歉了!”

那女人连连道歉,还借了支笔纸写上自己的号码,翻出钱包拿出身上所有的现金大概好几百块钱,双手递给了夏晴仪。

夏晴仪毫不客气接了过来。哼,从小到大她爸妈都没打过她,处女打竟然给了这个疯女人,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要点补偿也太悲催了!

夏晴仪气鼓鼓走进电梯,只有一个男人在里面。

她简单擦擦眼镜戴上,往按钮板定睛一看,21层已经按了,看来身边这个人也是要上那儿的。

她低着头,想待会儿要不要先借下洗手间把这倒霉的红肿给消去。一时半会儿也难吧?该怎么办呢?如果有冰就好了。

“你要去律所应聘?”一个低沉好听的男声打断了夏晴仪的苦思。

“?”她抬起头,还未来得及收回思绪,还在放空状态的双眼就对上了那男人棕黑色的瞳孔。

他有一对浓密的眉毛,没有修过的痕迹,却整齐得完美。一双深潭似的明眸,状似随意的眼神下暗藏的是可以洞察一切的霸气,和让人难以抗拒的压迫力。

她本不想回答,却不受控制开了口:“……不是。”

男人不易察觉地挑了下眉,那个楼层全都属于君意律师事务所,眼前的小姑娘留着普通的学生妹头,背个双肩包,看起来就是个大学生,全身上下荡漾着天真的气息和青春的活力,婴儿肥脸蛋因为刚才的风波还泛着红晕,听她说出来的话他判断应该也是法律专业科班出身的,怎么看也不像那些期期艾艾的当事人。

“难不成要咨询怎么告刚才那女的?”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笑意。

“也不是……”夏晴仪摇摇头,呐呐道。

眼前的男人好帅啊,她觉得自己的脸又要烧起来了,还是两边,遂不由得把手贴上自己的脸,却没发现自己的动作多么傻气。直到男人轮廓好看的嘴唇再度开启,她听到明显带着笑意的两个字:

“到了。”

夏晴仪回过神,男人早已大跨步走到前面,自动门一开一合,她看到男人向前台简单挥了挥手,径直往里面走去。

他是这里的律师?这年头的律师颜值都这么高么?怪不得眼神那么犀利。夏晴仪不禁懊恼着自己刚才的失态,哎,自己果然是刚毕业的,没见识,一个长得高点帅点的律师,就让自己呆住了,虽说这里是君意……但还是真丢脸。

她深呼一口气,也向那道自动门走去。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前台小姐仅略施粉黛,但还是让夏晴仪暗吃了一惊,这脸蛋也可以当明星了吧,到底是来律所还是走进了明星经纪公司啊。

夏晴仪正正衣领,自我介绍道:“我是安居建设工程公司的法务助理夏晴仪,今天与程宇琦律师约好,请他审批我们与XX客户的合作协议。”

那位前台小姐一听,面上的笑容不变,但眼神变得有些奇怪,犹疑地开口:“你确定,是找程宇琦程律师?”

“他不在?”夏晴仪茫然问道,昨天明明听主管打了电话的呀。

“夏法务您是第一次来对吗?”

前台小姐笑靥深了一分,起身伸出手指引:“跟我来。”

夏晴仪当她是不认识自己才怀疑,忙不好意思解释:

“噢,我今年毕业,刚刚被聘为安居的法务助理,我见过刘律师,但没见过程律师。刘律师这几天不在,客户要求又比较高,协议得赶紧定出来,所以只能麻烦程律师了。”

前台小姐了然一笑,领她穿过一个大大的办公间,走到一扇虚掩的实木门前,敲了敲:“程律师,安居公司的法务来了。”

“进来。”

夏晴仪不无紧张地向前台小姐到了谢,又深呼了一口气,推了门走进去。

程宇琦本来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看到是她,温和地笑了下:“是你?你是安居的法务?我怎么没见过你?”

夏晴仪吞了口口水,赶紧答道:“我是刚入职的应届生,之前和刘叔有过对接。”

“哦,前阵子是忙,也没能去你们那看看,你先坐。”程宇琦招呼她坐下,自己却站起身走了出去。

她在他大大的办公桌对面正襟危坐,从包里拿出一沓厚厚的协议。原来电梯里的男人竟就是自己将要对接的程律师,一下明白了刚才前台小姐的奇怪眼神,明明跟人家一起出来还要专门跑去前台问,真是有点糗啊。

一会儿程宇琦回来了,手里拿着个湿毛巾。

“敷敷脸会舒服一点,毛巾是新的。”

“啊,谢谢程律师!”原来程宇琦出去是给她准备湿毛巾啊,真是好体贴啊!夏晴仪满心感激地双手接过,敷上自己的脸颊。

等等,那他岂不是看到自己被打的样子了?!她现在才反应过来,丢死人了!夏晴仪觉得凉凉的毛巾已经被自己的脸烫热了。

程宇琦替她倒了杯水:“不客气。来,把协议给我,我看看。”

夏晴仪忙不迭把面前厚厚的纸推到他那边。

程宇琦右手手指夹着一支笔,一页页翻着,时不时在上面写写划划。

夏晴仪大部分时间都盯着程宇琦笔下的协议,偶尔偷瞄两眼程宇琦。

人家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好看,程宇琦五官本来就够英俊,高直的鼻梁,深邃的眼窝,棱角分明的脸庞,有点混血儿的意思,现在配上一丝不苟的严肃表情,一点点缀都没有的简洁衬衫,外面罩着深色羊毛衫,显出一种精英独有的成熟范,更是有种禁欲之美。

夏晴仪感觉自己的脸又开始烫了起来。

“你看看。”程宇琦的声音拉醒了恍惚状态的夏晴仪,映入眼帘的是那份修改好的协议。

“等得累了?”

“没有没有。”夏晴仪心虚地放下杯子,翻开协议,眼睛瞬然一亮。

嗬,改得有点多啊,尤其是己方权利和对方义务的那两部分,程宇琦加进了一些他们压根没想到的突发情况的处理方案,并细细修改了某些条款的表述,使之变得更强硬更不容拒绝。

夏晴仪不禁在心中赞叹,程律师的逻辑思路真清晰,半个小时对着一份才第一次看的协议就能改得那么顺畅,还有那笔好字,刚劲有力的笔划,工整地排列在印刷体旁边,就像勾勒的插图,华丽又匹配。

她惊叹之余又有些好笑,全国顶尖律师事务所里面的顶尖律师就是这样的啊,真真的老奸巨猾,她都能想到那个刁钻的客户咬着牙却挑不出错最终无奈签字的表情。

“怎么样?有什么意见现在提。”程宇琦看着夏晴仪变化多端的表情,心想这小妞什么都写在脸上,还真是够单纯的。

夏晴仪钦佩得真是一点隐瞒没有:“没有意见!好多状况我们都没有想到诶,这下看他还敢不敢挑咱们的刺!你好棒喔!”

“怎么感觉你好像还觉得我老奸巨猾啊?”程宇琦眯起眼睛,有些戏谑地看着夏晴仪。

“你怎么知道?”

夏晴仪赶紧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笑得极为谄媚:“哪有哪有,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太激动了,太激动了。”

“嗯?传说?”

夏晴仪不好意思挠挠后脑勺,眼神闪过一边。

程宇琦忽略掉来自心底的某种类似破冰的感觉:“你笑起来,真甜。”

她一滞:“……啊?”

“没什么。”

夏晴仪脸红红的,不敢再直视他,拿起协议往包里塞:“我,我,我还得赶回去给主管,她着急要,那个,我先走了。”

“好。”

程宇琦刚想起身,夏晴仪赶紧拦着他,边迅速退后:“程律师不用送了,谢谢啊拜拜!”

说着一溜烟就跑出了门。

“呵,小女生。”程宇琦淡淡地笑着,低声给出对夏晴仪的评语。

点击右上角“...”-选择“浮窗”按钮后再退出,轻松找到上次阅读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