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定钟爱一生》第一章
已是第一章

第一章

发布时间:2017-12-10 02:30:26      字数:3390字

这些年齐多奇习惯了从同一个梦中醒来,当她睁开双眼刚好看见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雪白的窗帘间的缝隙穿进卧室照在她床头上,就再也睡不着了。

她起床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护栏上的几株吊兰开出了白色的小花,欣欣地迎着清新明媚的阳光。

这是个周末,齐多奇吃了早餐就开始了给自己小窝的清洁工作,就像现在,她一身休闲居家服,手里套着胶套,围着卫生衣里里外外大扫除。她喜欢此刻闲时的忙绿和平淡简单的生活。

就在她刚刚好忙完的时候,就听见了门外莫七七的声音,她抬头看着墙上的钟表刚好十点,一如既往地准时。

开了门就看见莫七七那张精致的娃娃脸,并且先给齐多奇一个大大热情的拥抱。进了屋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她知道是齐多奇刚刚打扫完卫生。

“亲爱的,来到你这就是舒服,比我那杂窝好多了。”

莫七七现在住的地方是和别人合租的三居室,就在公司附近,平常上班都是踩着点进办公室的。但是说是杂窝有些夸张了,只是住在一起的人多了,看起来凌乱些罢了。

“那要不你就搬过来和我一起住。”齐多奇笑着随口说道。

“嗯,还是算了,我那里离公司多近啊,你也知道早起挤地铁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折磨。”莫七七想了一分钟给了这么一个理由,其实齐多奇知道主要原因是因为她的男朋友王雨莫。和莫七七认识3年,和他一起吃过几次饭,为人幽默风趣,长像算得上一表人才。莫七七从高中时期就和他谈恋爱,将近10年的时间,消磨了整个青春。

“对了,我上次跟你提的那个金融界精英男还记得吧,人家又打电话问我了,要不你就去见一面吧。”

齐多奇就知道她这么早来就是想要抓自己她精心准备的“相亲宴”,因为她认为自己近26岁的年纪再不抓紧就真的得成剩女了。在莫七七强烈期盼的眼神下,齐多奇默默点了点头,既然没法再推迟了见一面也无妨。

两个金融界的精英男都是莫七七精挑细选的,不仅长得是一表人才,行事作为也是彬彬有礼,其中一个齐多奇在财经杂志上看见过,近2年来在金融界暂露头角,被评为最年轻有为的男人,目前金融界的黄金单身汉第一。

“怎么一来就来俩。”齐多奇趁着对面两个精英男讲电话的时候凑近莫七七的耳朵低声问。

“我不是怕你尴尬嘛,就赔上自己一起了,这还瞒着我男朋友呢。怎么样?坐你对面的那个就很不错,现在在金融界混的是风生水起,我看他刚刚看你的表情和眼神很有意思哦。”莫七七挑了挑眉头,给她了一个暧昧眼神。

齐多奇没有说话继续默默地夹菜吃,差不多吃完饭的时候其中一个精英男提议去唱K,莫七七当然是欣然答应。

莫七七性格开朗活泼,对人都是自然熟,拉着另一个精英男聊的火热,把被她相中的另一个留着给她,创造机会。

“齐小姐似乎不喜欢说话,我叫吴非雨,希望今天过后齐小姐能记住我的名字和长相。”

“吴先生这样的人恐怕想不记住都难。”齐多奇礼貌地回答,眼睛并没有看他。

“可是我看齐小姐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正眼看过我,你又怎么能记住我呢,而且齐小姐看起来似乎有心事,说实话我一开始来也就是为了应付,不过今天见到齐小姐却觉得是一种缘分。”齐多奇以为自己这样冷淡的回应他会有所觉悟不再纠缠却不知身边的人会这样说,不由地转头看向他。

明目英眉,算不上有多英俊但是身上却有着成熟男人的魅力气息,他眼睛里散发着单纯诚挚的神色,齐多奇笑了笑说:“吴先生是可以做朋友的人。”

吴非雨听出她话中“朋友”两字的意思却笑说:“能做齐小姐的朋友我很荣幸,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希望齐小姐不要拒绝我的心意。”

齐多奇没想到这人虽没有不依不饶,但一句话就让自己无法反驳了,只得又笑了笑,端起眼前的杯子喝着饮料,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原本以为吴非雨只是智商高,没想到情商也不差,以来一往也凸显了他非一般的远见学识和颇为风趣幽默的一面,齐多奇觉得能和他做朋友也还不错。

一搭一语见她抬头却看见莫七七拿着手机贴着耳朵走出门去了,直到她手中的饮料都喝完了也没有见她回来。盯着暗彩的灯光齐多奇觉得头有些晕想吐,道了声失陪,拿着手包去了洗水间。在洗手间吐完,她一点都没有觉得清醒反而脑袋越来越重,她才觉得她是醉了,刚刚喝的那杯应该是混着饮料的洋酒。

摇摇晃晃地走出洗手间,头昏脑胀的只能靠着墙壁走,身体也觉得轻飘飘的,头越来越沉。她急着寻找KTV的出口,想给莫七七打个电话却翻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手机,于是不再找只想快点回家。可以她记忆力一向不好,加之灯光晕暗她乱串根本不知道出口在哪里。

她努力地把持着摇晃的身体在晕暗的走道角落还碰上上演的非礼勿视的激情,她终于看到了出口,急急地朝着亮光处奔去,却不想好像撞到了一个人,这下头真的晕了。

在晕倒摔地的瞬间,齐多奇本能地抓住了支撑物。触感中软软凉凉的,用一点力却又是硬硬的。

“Boss。”

“No。”看见一个女人抓住了自己老板的手臂,还时不时地摸摸捏捏,旁边的黑衣保镖赶紧上面想要把那个女人拉走,却被连奕晟制止了。

齐多奇感觉一阵冰凉的手勒住她的下颚,接触到冰凉的气息终于让齐多奇感到疼痛。

“凉凉的真舒服,呵呵”。齐多奇越来越想要更多的冰凉,整个人都全部扑在连奕晟的身上。她抬头眯着眼睛,恍惚见看到一张凛冽英俊无比的脸,分明是带着外国人的轮廓,用手摸摸腰部结实没有一丝赘肉,还有同样的蓝色眸瞳。

她伸手摸上男人完美般的脸,她的呼吸还带着酒香:“呵呵。”说完还伸出她的小手摸了摸男人的下颚,靠在他的胸前晕了过去。

连奕晟英俊冷漠的脸,没有什么异样,只转头对身后一身黑衣西装的人交代了句说,他皱起了眉头他看着被酒精迷乱的齐多奇,弯身抱起她离开。

恍惚中齐多奇感觉被放到了柔软的大床上,暗黑的房间,昏暗地让她心里热情似火,她额头冒出晶莹的汗珠,她不自觉地扯着身上的衣服却因全身无力而没有成功,直到她又抓住了那双冰凉的手才得到一息平静,她将那属于自己的冰凉紧紧地抓住,先贴在自己脸上磨蹭了一番才又放到胸前,紧紧抱住。站在黑暗中的人,抿着薄唇,浑身散发着冷漠的凛冽,蓝色眸瞳里床上的人黑亮的长发铺展在大床上,让原本就漂亮的她多了一份性感妩媚。

齐多奇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整个房间都是白色,雪白的床单,白色的窗帘,纯白的地板,奢华而简单的装饰。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气味,齐多奇整个脑袋再停滞状态努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却一点都想不起来,摸着自己身上的衣裤还完好的穿在自己的身上,身体也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放心。她进洗手间手捧着凉水洗脸,抬头整理了下自己凌乱的装束,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赶快离开这陌生的地方。

齐多奇走出房间才知道,这间房间外面原来还别有洞天。走出门口就是旋转楼梯,这间房间是独立出来的单独空间,从六米高的吊顶上面垂直向下掉这三米左右巨大的水晶吊灯。

下了楼梯一楼四周是全玻璃墙,一楼地板,开放式厨房都是纯白一片,橱柜厨具都是德国进口,进口的灰色真皮沙发,大理石茶几,客厅地板上铺着整张地毯,另一边空间从吊顶上面垂直挂满了照片,早晨的阳光穿透玻璃墙射入屋内,秘密的照片在阳光下格外的耀眼。

齐多奇只有一米六五的身高,抬头望着这密密麻麻的照片,不由伸手的翻着最底下的照片,都是世界各地的名胜景点,有法国的普罗旺斯,埃菲尔铁塔,还有埃及金字塔等等,照片上面有摄影的时间却没有主人。

这陌生的一切,偌大的房间空无一人,还有屋子里弥漫的香气,脑海里突然出现了简短的画面。

“在密闭的房间,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她的心和身体却感到恐惧的寒意,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的时候,门被打开了,明亮的光线闪射着她的眼睛,那个匆匆扑向自己的高大身影却看不清脸,唯一记得那个温暖又让人安心的怀抱。”

“啊”齐多奇双手捂着头,头上的已经痊愈的伤口隐隐牵扯,每次都让她疼痛难忍。三年前她被医生鉴定为选择性失忆,忘记了失联两年的记忆,冥冥中注定被遗忘的人和事,可是这样的疼痛已经很久没有发作了,她想着可能是因为昨晚喝醉了酒引起了伤口发作,得赶紧离开这里回家,待到这一阵阵痛过后她才走了出去。

齐多奇没想到这座别墅居然是在郊区,周围她没有看到其他的住户,完全找不着方向,只得沿着宽大的柏油路走。

柏油路两边绿树高耸,晨曦的阳光穿过绿叶照在地上印着斑驳的点影。走没一会齐多奇就听见了身后车子的声响,她转过身就看见一辆向前开来,她急急地招手车子稳稳地停在了她面前。

“不好意思,你是去市区吗?能不能搭个便车。”

“当然可以的小姐,请上车吧。”驾驶座的人毕恭毕敬的模样,没有半分犹豫也没有多问地答应了。

齐多奇觉得开着这样车,衣冠整洁的人应该不是坏人,现在最主要的是能回家就行,没有多想就上了车。

点击右上角“...”-选择“浮窗”按钮后再退出,轻松找到上次阅读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