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王爷:郡主请上榻》第一章:安王爷来了
已是第一章

第一章:安王爷来了

发布时间:2017-12-10 13:59:17      字数:2998字

冷厉的寒风已经呼过,代表着它的冬日已经慢慢离去,虽然不愿意,但是却也不得不迎接着春天的到来。

春风得意,离殇郡主府的后花园里面小草们都吐出了嫩芽,草坪中央躺着一个白色身影,衣服显得灰黄,而且还有点灰尘;

满头的乌发随地散落,遮住了那人的整张脸,微风吹过时发丝随风而动!

突然,草坪上的女子粗鲁的扒开遮住脸的头发,睁大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看着如此湛蓝的天空,舒子研只想抬头骂娘。

她明明记得她的手痛到她昏死过去,在醒来就是这个鬼样子了。

这个样子看,她这不会是穿越了吧应该?

慢慢悠悠的从草地上爬起来,左看看,右望望。

“奇怪,这里怎么都没人,这是哪个有钱家的院子吧,真好看,挺复古的。”

舒子研试探性的叫了叫:“有人吗?”

没人应……

突然,一个黑影闪到了她的面前,直接把舒子研吓得瘫倒在地。

“啊……”

一声惊叫,不止把舒子研吓到了,就连黑衣人也吓得后退了一步。

黑衣人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捂住她的嘴,一把把脸上的黑巾扯下来:

“别叫,是我。”

对于舒子研来说,却是一张陌生的脸。

舒子研的嘴巴被捂住,不能说话,拼命的挣扎和摇头。

这是谁,她不认识啊。

黑衣人放开手,舒子研没有再叫,而是有点害怕的点点头。

黑衣人没注意到这么个异常,自顾自的说着:“小研,我知道你是谁?你现在不明白,没关系,你听我说,你一定要好好等着太翁回来,无论如何一定要等太翁回来,听到没有。”

舒子研疑惑,太翁是谁?

“你是谁?”舒子研慢慢的爬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黑衣人双手撑在舒子研的肩膀上,刚毅的脸庞非常严肃:“小研,我是谁不重要,过一会儿你就会想起,我之所以在你醒来第一时间过来是有原因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答应我,等太翁回来?一定要等太翁回来。”

舒子研刚想问太翁是谁,眼前的人一个眨眼却已经消失不见。

舒子研迷茫的揉了揉眼睛,人真的不见了。

此时又传来:“小研,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定要等太翁回来……”

声音有点缥缈,就好像山里面的回音,刚想顺着声音追过去……

“踏踏踏。”

急匆匆的,突然跑来了一个奇怪的小妞。

小妞长得好奇怪,一身粉色的齐地裙子,头发被裹了两个包子头,因为跑得太急整个小脸红扑扑的,妈耶,看着好可爱呀有木有?

“郡主,安王爷来了。”一见到她就俯身行礼。

“啥?”她还是个郡主。

“你说我是谁?”舒子研睁大眼睛,手指指着自己傻傻的问。

可是那个女婢却满脸疑惑的看着她,又在说了一遍“郡主,安王爷来了,在大堂等您。”

安王爷?谁?不认识。

“小妹妹,我跟你说,你说的什么劳什子安王爷我不认识,告诉他哪里凉快哪呆着去,本姑奶奶现在没空。”舒子研满脸的不相信,她现在只想找刚刚那个黑衣人。

小丫头还想说些什么,“可是郡主……”

舒子研有点不耐烦了,她这个人就是个暴脾气,最讨厌别人听不懂她说话。

双手叉腰,就是一阵咆哮:“郡什么主啊?我说你这小丫头怎么回事,都说了没空你听不懂啊,或者这样,你叫那个什么王爷等会儿,我等下过去找他。”

小丫头快哭了,一副快要天雷滚滚的样子,郡主怎么了,在后花园不吃不喝三天不会是傻了吧?

舒子研把小丫头打发走了,感觉特么的心好累,还郡主,为毛不是公主?

被小丫头这么一打搅,舒子研就成了个无头苍蝇不知道如何去找那个黑衣人,看着小丫头离去的背影越发觉得心烦。

突然,脑子里飘过无数个片段,猛地瞪眼。

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还一边往大堂的方向狂奔。

妈呀,坏事了,她家冰冰皇叔来了,她居然叫他滚?

舒子研拼了老命的狂奔,可是小丫头的速度也不慢。

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大堂到了,还没有进门,却隐约听到尽责的汇报:

“王爷……”

快了快了,还差一点点,

“郡主说让您……”

一个杀猪般的叫声传来:“啊……皇叔!”

小丫头的话戛然而止,世界寂静了,大堂门口旁边的小花,折了;周边大树上的鸟儿,飞了。

舒子研才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杀进去。

欧阳冥冰的耳朵嗡嗡作响,抬头只见到一个风风火火的疯子冲了进来,

来人一身灰黄色的衣裙,头发差不多都蓬起来了,上面还有草和树叶。

舒子研冲进大堂,大堂主位上坐了一个帅哥:

果然,还是她家冰冰皇叔帅,今天穿了一件深紫色衣袍,给人增添了一副神秘的感觉,头发高高束起,抬着茶杯正在优雅的品茶,看到她来头都没抬。

周围的人都行礼,包括欧阳冥冰的侍卫。“见过郡主。”

舒子研理都不理,直接上前“皇叔,您来了,离殇好想你啊。”

欧阳冥冰头都没抬:“离殇,你几天没洗澡了?”

“啥?”

欧阳冥冰挑挑眉,继续喝茶。

手中的茶被抢走,“皇叔,我这还不是想你想的没时间洗澡了,我跟你说,少喝点茶,多听我说话。”

舒子研抢过欧阳冥冰的茶,自顾自的说,压根没看见她家冰冰皇叔的脸色已经变得阴沉。

“离殇,长大了?”居然还敢抢他的茶杯,语气非常的咬牙切齿。

舒子研坐在另一侧的主位,翻了个白眼,“皇叔,我都是十七了,何止是长大了,都是老姑凉了,你什么时候娶我过门啊?”

欧阳冥冰起身,走到舒子研面前,直直的盯着她,去没有说话。

舒子研被他盯得心里发毛,不会是发现她那小侄女儿死了吧?

慌张的推开面前的欧阳冥冰,连忙起身,“皇叔,你这样离人家这么近,人家会心跳加快的。”

一副疯子样配着这么个害羞的表情,欧阳冥冰看得咳出声来。

“咳咳,本王告诉你,本王的王妃可以是任何人,但是,绝对不会是你。”

舒子研不干了,直接上去扯住欧阳冥冰的衣领,恶狠狠道:

“皇叔你什么意思,我等了你这么多年我容易嘛我,每次皇帝伯伯要帮你指婚都是我帮你顶过去的,你现在说不娶我,我都十七了,谁还会娶我。”

欧阳冥冰的眼神越发冰冷,“离殇,本王两年前就告诉过你,是你自己自作多情。”

舒子研更怒:“欧阳冥冰,你以为你是谁,全天下也只有本郡主受得了,你等着,我就还不信了,不追到你,本郡主终身不嫁。”

“砰!”

主位以下的桌椅,瞬间爆炸,变成一片废墟。

而舒子研原本站起来的身姿也被弹回椅子上,满脸的灰尘,整个人更加狼狈了。

这个大堂乌烟瘴气,舒子研傻了。

皇叔,你是个毛子意思?

欧阳冥冰起身向外走去,本来是打算告诉她摄政王和王妃要回来的事,现在看来不用了。

走到门口,顿住“离殇,如果下次还说这种话,废了的就是你的手臂了。”

舒子研懵逼……

刚刚她是做了什么白痴事?

一个比兔子家爹的身影冲上去,额,因为面前都是废墟,一个翻到的椅子就勾住了了她的脚。

然后,

“砰。”就摔了个狗吃屎。

“皇叔,你不可以走哇,你走了我肿么办呀?”

摔倒了就缩过去,立刻抱住了那人的大腿。

那人毫不客气一踢,舒子研就像个球一样被踢到了院子中心。

“噗”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妈的,老娘都有内伤了,欧阳冥冰,你狠。

欧阳冥冰随手从身上掏出一瓶药丢过去,舒子研伸手有点差,没接住。

舒子研爬起来,捡起欧阳冥冰丢下的药,走到他面前,猛地把嘴角擦干。

一副楚楚可怜“皇叔,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的心好痛,好痛。嘤嘤嘤……”

一边说拳头还使劲的拍打着胸口,用力过猛,“咳咳。”被口水呛着了。

然后又赶紧道歉,拍拍身上的灰尘,理了理鸡窝样的头发:

“那个皇叔,对不起哈,刚刚是我太激动了,咳咳,一不小心对皇叔做出了无礼之事,但是皇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些话也是我抽风了胡说八道的,不用当真,不用当真。额呵呵……”

打着哈哈,想着刚刚她居然敢扯皇叔的衣领,皇叔没杀了她都是轻的。

欧阳冥冰盯着她,身影向她倾近,食指挑起她的下巴,满眼的冰冷。

“离殇,如果你觉得你活够了,本王不介意,亲手,杀了你。”

说完用力甩开舒子研的下巴,转身离开。

舒子研表情僵住,久久不能回神。

呵,皇叔,那我就看看,你要怎么杀了我?

点击右上角“...”-选择“浮窗”按钮后再退出,轻松找到上次阅读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