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王爷:郡主请上榻》第十三章:履行婚约吧
正在加载上一章

第十三章:履行婚约吧

发布时间:2017-12-10 13:59:47      字数:2951字

把肖林落的表情尽收眼底,舒子研心情也非常不好,本来皇叔这位大神就不好追,现在还给她跑出来个情敌,鬼的心情才会好。

舒子研怒吼:“代姐出嫁,你也好意思说,小小年纪不在家好好绣花,出来捣乱什么?”

话落,房内安静一片,肖海清和肖林落都搞不懂,郡主大人鸡冻个什么劲。

话让欧阳克和欧阳冥冰嘴角一抽,小小年纪?人家年纪不小,十四五岁本来就是该婚嫁的年纪了,是离殇你老了吧?

肖林落暗喜,听爹爹说离殇郡主十七岁还没出嫁,没想到是真的,看着舒子研彪悍母老虎的模样,肖林落对嫁给安王爷这件事,势在必得。

肖林落唯唯诺诺,“郡主,姐姐已经仙逝,当年的承诺不可违背。”

舒子研一听就觉得更假了,直接骂道:“泥煤,不可违背你还要代姐出嫁,不可违背,那是不是我把皇叔杀了你就嫁给我皇帝伯伯?”

御书房再次陷入安静,肖林落惊讶的张大嘴巴,肖海清也是傻了,欧阳克嘴角的笑停顿在那里,舒子傲嘴巴里的茶直接喷了出来,欧阳冥冰的脸色直接黑了。

离殇,这是再诅咒他死么?她还真敢说。

舒子研满腔怒火,根本就注意不到这些,只觉得肺都要气炸了。

肖海清最先反应过来,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对着舒子研就是一通责骂:“郡主,你也太放肆了,居然诅咒安王爷。”

舒子研莫名其妙,上前指着他:“哎哎哎,我什么时候诅咒皇叔了,你特么的胡说八道什么?”

肖海清甩袖冷哼:“哼,郡主自己想想吧。”

肖林落看着自己的爹爹起身,也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委身来到舒子研面前,“郡主,刚刚您说王爷他……您说他……”

吞吞吐吐,硬是说不完一句完整的话,舒子研翻了翻白眼,也不催她,就看看她想怎么演。

舒子傲实在看不下去了,扯过舒子研,在她的耳边嘀嘀咕咕。

舒子研脸色慢慢转变,白了青,青了白,最后黑了。

她那个不是诅咒好么,她只是举了个例子,一个例子而已。

舒子研斜眼瞅瞅她家皇叔,那个脸色啊,黑的能够滴出墨来,心里大惊,妈呀,这回坏事了。

再转头看看她家皇帝伯伯,欧阳克一双眼睛贼溜贼溜的,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舒子研甩甩头,不管了,反正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肖林落这个小丫头片子赐婚皇叔。

“哼,丞相大人不要扯开话题,本郡主什么时候诅咒了,再说了,就算真的诅咒,关你什么事。”一句话不经舒子研大脑思考就这样吐了出来。

初春的天本来就微凉,舒子研感觉说完这句话以后,更冷了,不由得拢了拢衣服。

欧阳冥冰浑身散发着冷气,他从来不知道他这个皇侄女这么作死。

肖海清有一个地方是佩服舒子研的,这个离殇郡主长得可算是倾国倾城,至于才艺方面怎么样抛开不说,这个胆子绝对是杠杠滴。

肖海清朝着舒子研打量了下,颇有深意的说道:“安王爷乃是人中之龙,安王妃又岂非等闲之辈。”

顿了顿,随即接着道:“小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女红更是了得,性子温顺,绝对是安王爷的贤内助。”

肖海清说到这里满是自豪,他女儿可是大家公认的美女。

再看肖林落,脸色扑红扑红,娇滴滴的脸蛋看得好像就能捏出水来。

可是,每说一句舒子研的脸色就阴沉一分,脑子里的三世,没一世是淑女的。

一世整天就知道考医师资格证,整天抱着书本作斗争;一世就一个简单粗暴的杀手,整天打打杀杀;还有一世就是她现在这一世,整天都在练武查火蝴,最多就是还追皇叔,除了会唱歌,什么都不会。

舒子研输人不输阵,“丞相莫要多说,我们还是听听皇叔的意思再说吧。”

把问题抛给欧阳冥冰,某人却压根不理,还沉浸在舒子研诅咒他死的话里,眼神都没给他们一个。

舒子研嘴角一抽,皇叔你要不要这么蛋定?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啊。

欧阳克收拾起看好戏的模样,咳了咳,“三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皇弟对这事是不赞同的,至于丞相,肖小姐既然已经到了婚嫁的年纪,那不如改日朕为她办一个百花宴择选佳婿,至于当年的婚约,那就此作罢。”

心里却有点恨铁不成钢,本来这就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借这个机会让离殇那丫头帮阿冥解决这个麻烦,然后说不定阿冥对她就有好感了。

可是,看这个样子,他的计划落空了,这丫头怎么那么笨呢?

肖海清还来不及说话,一旁的白莲花肖林落就惊呼出声:“就此作罢,那怎么行?”

肖海清惊恐,身体不由得颤抖,眼神惊慌失措,他真是被这个小女儿给蠢死了,她这是公然顶撞圣驾,质疑圣恩啊,要杀头的。

欧阳克脸色阴沉,“呵,那么肖小姐想怎么样?”

肖林落丝毫没我察觉到不对劲,颇为得意道:“皇上,小女子真心喜欢安王爷,若皇上觉得婚约不做数,那么小女子大胆恳求,求皇上赐婚。”

看着欧阳冥冰的眼神温柔无比,双眼泛着小桃花,含情脉脉。

舒子研不屑,又乖乖坐会自己的位置,藐视着肖林落:“肖小姐,本郡主说你藐视皇权你还不信,皇帝伯伯都说就此作罢,你还依依不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边说一边玩着自己的手指甲,那个样子像极了后宫里准备对人行刑的妃子。

肖林落不理舒子研,对着欧阳冥冰直接表白:“王爷,小女子对您仰慕已久,小女子曾说过,此生非你不嫁。”

舒子研觉得她都要吐了,这么逊的表白,谁教的?

肖海清扯过肖林落连忙跪下:“吾皇恕罪,小女胡说八道,请皇上恕罪。”

欧阳克的脸色稍微好了点。

肖林落就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千金大小姐,却不知死活,“爹爹,我不要,我就要嫁给安王爷,反正我不管。”

肖海清大喝:“逆女,休得胡说,爱慕安王爷的女子如此之多,莫非王爷都要娶了不成?”

肖海清心里咬牙,本来这事是按照他的计划走的,谁知中途杀出来个离殇郡主。

“那就都娶了吧,反正我就是正妃。”一句话就这样从肖林落嘴巴中吐了出来。

肖林落倍感委屈,在家里的时候,爹爹不是这样说的,爹爹说他一定会帮她得到安王爷,以后的话说不一定还能让她当上皇后,可是现在,为什么改变主意了。

眼神如毒蛇般瞄向舒子研,肖林落现在非常肯定,那就是离殇郡主喜欢安王爷,不然为什么从一开始就针对他们。都怪她,一直在这里胡说八道坏她的好事。

肖海清才真的是要哭了,这个逆女,胡说八道什么?“你给我闭嘴。”

肖林落一愣,委屈的闭上了嘴巴。

舒子研看着肖林落被肖海清吼得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更加不屑了,遇到事情只会哭,有个鸟用?

舒子研换上亲昵的笑,上前挽住欧阳克的手臂:“皇帝伯伯,既然婚约作罢,那这事就完了吧。”

听到舒子研的话,肖林落满腔不满,正预备说些什么,谁知,一直沉默不语的欧阳冥冰突然来了句:“既然丞相觉得婚约不可作废,那就履行婚约吧!”

眼睛里闪过恶作剧的光芒,他倒是想要看看,离殇怎么来破坏这场婚约。

下面的肖海清和肖林落大喜,两人齐声道:“多谢王爷厚爱。”

随之,肖林落对着舒子研做出了一个挑衅的微笑。

舒子研脸上的表情僵住,随之青了白,白了黑,皇叔这是什么意思?

宁愿娶一个不认识的肖林落,也不愿意娶一个苦苦追了他两年的她,这是在公然打她的脸。

欧阳克看着舒子研脸上表情的变化就觉得好笑,他可不认为阿冥会真的娶肖林落为妃,必有后招。

舒子研松开欧阳克,转脸看向欧阳冥冰,一脸的不可置信和受伤。

看着舒子研眼睛里划过的一抹受伤,欧阳冥冰顿时一惊。

舒子研还来不及说话,一旁看了半天好戏的舒子傲就上前控诉,指着欧阳冥冰就是一阵怒骂:“你怎么回事?就这么讨厌我姐姐,宁愿娶这么一个装模作样,蛇蝎心肠的女人?”

欧阳冥冰撇了舒子傲一眼,低沉道:“本王做事,还需要你评判?”

舒子傲理所当然的回答:“那是当然,谁让我姐姐喜欢你。”

欧阳冥冰没有回答,只是脸色更加阴沉。

舒子研跑去欧阳冥冰面前,双手把在欧阳冥冰的两边椅子边缘,弯着腰,轻轻的问:“皇叔,你真的要娶她?”

点击右上角“...”-选择“浮窗”按钮后再退出,轻松找到上次阅读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