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快到碗里来》第1章 她来找我了
已是第一章

第1章 她来找我了

发布时间:2017-12-13 10:02:01      字数:2758字

夜风萧瑟,窗外的树叶被吹得沙沙响。

我总觉得窗外有什么一直在盯着我看,头皮有些发麻,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待我走近,身子猛地僵住。一声尖叫卡在我的喉咙处怎么也出不来。

惊恐的看着李曼那张充满阴笑的脸,不停的在我眼前放大。

她的四肢像是被血液侵泡过一般散发着腥臭,一头浓密的黑发扑在脸上,鲜红色的液体还滴答滴答顺着头发止不住的往下掉。

我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她......她.....她来找我了!

腿瞬间一软遍体发凉。

我想转身逃出去,却突然发现我的脚压根就挪不动。

“你....你别过来,你....到底想做什么?我颤抖着声音看着不远处的李曼说道。

因为恐惧,我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就连声音也颤得厉害。

“把它拿回来,拿回来,我叫你去把它拿回来!”李曼像是没有听见我说的话一样从窗台上站起身子。

眼睛突然睁大大的瞪向我,声音越拔越高,很是愤怒我将她的翡翠镯子扔掉。她那又尖又细的声音差点把我的耳膜刺破……

李曼叫着离我越来越近,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口。

心里的恐惧如寒风一般扑面而来,让我浑身发凉,头皮像是被一根根细小的针刺进去一样,连带着全身都发麻起来。

“不要!不要!不要过来!”我深吸一口气终于将一直卡在喉咙里的话喊了出来,我发现我的身子终于可以动了。

转身不管不顾就跑到门边拉开门狂奔出去。

不管我跑得再快,李曼总是能不紧不慢的跟在我的身后,那嘲弄的诡异笑容像是在嘲笑我的自不量力。

我软到不行的腿还在不停的奔跑着,好几次我的左脚差点绊倒我的右脚。

我想哭,但是张大嘴巴却发现怎么也哭不出来。

我害怕的大叫着只有不停的奔跑才能让我减少一些我心里的恐惧,但是我跑了很久才突然发现原来我还在房间外的走廊上打转。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李曼搞的鬼,顾不得害怕便愤怒的对着李曼大吼一声:“李曼,你特么有意思吗?老娘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在世的时候我们都不怎么熟悉,现在你死了还来缠着我!”

姥姥说过鬼怕恶人,现在为了保命我不介意做一回恶人。

虽然将这些话喊出了口,但是我的心里依旧没底。

李曼明显愣了一下,随着离我越来越近,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腿又发软的挪不动半分。

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手向我伸了过来,毫不犹豫狠狠的刺进了我的胸口,我亲眼看着鲜血喷射而出染红了我的整个衣襟。

我不停的挣扎和拍打着她刺进我胸口的手,可是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恐慌害怕和绝望的情绪一下子直冲到我的脑门,在我失去意识的那一刻,我好像看见了她得意而又诡异的笑……

“啊……”的一声我从梦中惊醒,额头上全是冷汗,身体黏黏的像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我伸手捂着还跳的飞快的心脏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心有余悸的拉开被子站起身找了一件干净的睡衣走进浴室准备洗个澡再接着睡。

脑子里却一直在想着刚刚做的噩梦。

已经一个月了,自从我把李曼让我去李家阁楼拿来的那个邪门的翡翠镯子扔掉以后每晚都会做噩梦,每次都是李曼以各种方式威胁我去将镯子拿回来。

每次在梦中我都吓得半死,而且每次都是以李曼杀死我收场,不是她刺穿我的胸口就是她刺破我的肚子,又或者是扯断我的四肢。

反正在梦里的我死状都是极其惨烈的。

心里忍不住恶寒。

我想着事情,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异样,只是突然觉得有些冷了。

赶紧打开喷头,调了一下水温合适了之后才将热水对着我的身体喷。

一股浓浓的伴着恶臭的血腥味瞬间席卷了我的整个呼吸道。

我一惊,低头一看,喷在我身上的哪里是热水,这分明是暗红色的还带着热气液体。

就像......就像血液一样!

我大叫着将喷头猛地一扔,砰的一声巨响,喷头被我砸在地上,从喷头喷射出的暗红色液体直冲我的脑门。

我僵了一下,余光瞥着镜子里的我,长长的头发上全是暗红色的液体,滴答滴答的往下掉,与梦中的李曼如出一辙。

而此时李曼就站在我的身后,诡异的笑着,嘴巴扯到耳根后,从身后慢慢的靠近我,像是要贴到我的背上一样。

我实在忍不住哇的一声崩溃得哭了出来,也顾不上现在是裸着的就拉开浴室的门往外冲。

一个踉跄,我慌不择路的脚踢在了门上,身子向前一扑,狠狠的砸在地上。

李曼阴笑着蹲下身子拉着我的腿就往浴室里拖,从喷头里喷出的液体已经将浴室里淹上一层,此时我的身体就像是侵泡在血液中一样让我害怕又恶心。

我的手紧紧的抠着门框,不敢回头看紧紧拽着我脚踝的李曼。

出于求生的本能我只能不停的蹬着脚企图踹开李曼。

哭喊道:“不要......不要碰我。”

“徐安可,把它拿回来,拿回来,我叫你去把它拿回来!”李曼边拽着我的脚边阴测测的说着。

又是这句话,我真的崩溃了。

就在此时,浴室的窗台突然响动了一下,一阵阴风吹来。

我的身子一阵哆嗦,李曼的手也突然脱离了我的脚踝。

我见状赶紧爬起身子,回头看着恶狠狠的瞪着我似是有些忌惮的李曼。

我僵硬着身子对李曼哭道:“李曼,是不是我将镯子拿回来你就不再缠着我?”

李曼像是看我又似乎不是的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才从窗口飘了出去。

我的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身边的气息变得温热,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围绕着我,我挂着泪珠的脸猛地抬起来左右看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但有了李曼的前车之鉴我心里咯吱一声惊恐的叫道:“谁,你是谁?”

身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嗤笑,我清楚的知道那是男人的声音,我想到自己的身子还是裸着的脸上一热,更加愤怒了:“你是谁给我出来,别装神弄鬼了,偷偷摸摸的算什么英雄好汉!”

“你确定要见我吗?”那清冷的声音带着戏谑的味道,却没有任何温度。

我的嘴角扯了扯,曲着腿双手抱在胸前挡住自己的重点部位。

泪水哗哗的往下掉:“你要是死得太难看的话就不要出来了吧!我.....我害怕!”

牙齿在打颤,嘴唇都快被我咬破了。

“蠢货!”那个男人嫌弃的骂了一句。

我刚想反驳,就听见他突然开口说道:“你要是不想死,便去将镯子拿回来然后去阴阳门找白谨,他会救你的!最好在这个月十五号之前找到他,如若不然你死了也只好下去和李曼作伴了!”

我呸,乌鸦嘴,我张口要想骂他几句,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处境还是很识相的乖乖点了点头诺诺道:“我知道了!”

“呵呵,还不算太笨!”我分不清那男人在哪里,只觉得他讽刺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缩了缩脖子讨好道:“大哥,你有事儿快说,说好之后能不能先离开,我.......我还没穿衣服呢!”

我惨白的脸上有了一点热浪。

“放心吧!我也没看到什么,再说了你这要胸没胸要腚没腚的小身板我也懒得看!”我还来不及尴尬那男人嘲讽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我靠,你没看到什么怎么知道我要胸没胸要腚没腚?”我很是不服气的出声吼道。

才一吼完,我立马囧了,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儿,我脑子被门夹了才会跟一只我看都看不见的鬼讨论我有没有胸有没有腚这样的话。

那人嗤笑一声,声音在窗口处响起:“若不是知道你今年二十岁看你的身材我还以为你十五岁不到呢!”

尼玛,士可杀不可辱!

这不是明摆着说我发育不良吗?

“你才发育不良,你全家都发育不良。”我对着窗口吼了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瞬间觉得自己智商为负了。

我这不能说很大,但也不小吧!

我魔怔了才会听那毒舌鬼乱说。

点击右上角“...”-选择“浮窗”按钮后再退出,轻松找到上次阅读记录。